> 主页 > 新闻资讯 > 热点新闻 >

香港狗仔兴衰录: 偷拍追车翻垃圾

字体: | | 发表日期:2016-08-20 19:23  | 来源:网络整理  | 点击数:73

Z影后和C男星恋爱被拍,用整盆干炒牛河砸狗仔;L天王恋爱被拍,与杂志高层谈条件,答应为对方做三件事换照片不曝光;谢霆锋曾主动约狗仔飙车。本期《深水娱》采访多位香港资深狗仔,揭秘娱乐圈行业规则——艺人买内衣的照片绝对是跟媒体合作拍摄;很多明星以前在外面吸毒,现在躲家里吸;艺人之间不和会爆内幕借狗仔之手“杀人”。

日本AV女优西行记:


2006年,成龙与梁家辉等艺人到政府请愿,希望政府尽快立法惩治狗仔队的恶意偷拍行为。

在香港街头一栋很普通的住宅楼门口正对的路上,停了一排汽车。这些车子周围站着男男女女,他们脸上露出疲惫的模样,身上挎着的相机是他们最大的标识。

突然人群一阵骚动,这群人眼睛放光,迅速拿起相机,直奔住宅楼的停车场出口。一台黑色SUV开了出来,有的人甚至不顾安全,直接往车头位置扑去。咔咔咔一阵闪光灯闪过,车子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这群人连忙折返回路边的车上,连安全带都没来得及系,车已经一溜烟地跟着SUV而去。

就在前一天午夜12点,刚回到公司交班的陈得力已经精疲力尽,跟摄影莫坚两人把车交还公司后,还要坐近1小时的车才能回到位于香港另一边的家。香港地少人多,杂志社都开在离市区很远的地方。

正想回家好好休息的陈得力这时收到了一个电话。电话这边的他跳了起来:“什么?明天还X要跟?我已经跟了好几天了!毛都没见着!”

电话那边说:“明天换个地方等,一定有料。”在这之前,陈得力和莫坚已经等了3天。

陈得力和莫坚是香港一间老牌杂志社的记者。跟一般跑会的记者不同,陈得力和莫坚属于“娱乐突发组”,也就是外界所说的“狗仔队”。

这次陈得力和莫坚接到消息,老牌玉女和多年同居才子男友要结婚了。有意思的是,玉女和才子多年感情已如老夫老妻,一直没有结婚生子的打算。正当外界以为两人如神仙眷侣就这么过上一辈子的时候,才子却被拍到在酒吧吻大学女生的新闻。在大家以为神仙眷侣也抵不过中年危机要分手时,两人又在一星期内宣布结婚。于是陈得力、莫坚以及其他的狗仔队们,都聚集在这对新婚夫妇的住所外面,看他们这个峰回路转的结婚仪式到底有多特别。

狗仔曾轻松月入万元港币 无奈感叹:我也想拍梁振英啊!

“全纪实:


2006年,香港市民在香港中区举行活动,谴责《壹本便利》杂志偷拍并出版出版香港女歌手钟欣桐的更衣照片。

陈得力和莫坚都已经在突发组做了十几年。谈起入行经过,学摄影出身的陈得力有些无奈,“那时港闻已经招满了,我也想拍梁振英啊!”陈得力也想成为去拍的发布会的记者,可惜没有位置便踏入了娱乐新闻。“以前不会很多人做狗仔的,听到你说你在做狗仔,整个声音都会变。”对比行内记者,狗仔的薪水更高些,“因为基本上独家都是靠我们出的”。莫坚觉得狗仔的工作有种使命感,能够见到明星真实的一面,“明星们都人前人后两个样。”

香港媒体的狗仔队配置一般都是一个司机一个摄影,“文字一般会兼做司机,挖料,摄影在旁边拍照。”关键时刻,拿着DV冲出去直接对着对方拍,连带问问题。也有的杂志会专门安排人在网上搜索目标人物的行踪。时间安排上,有的杂志三班倒,有的是两个人从头跟到尾。陈得力告诉网易娱乐,10年前没有轮班,发现“料”便从头跟到尾,“除非狗仔中途放假不然不会轻易换人”。这样的安排可以熟悉整体进展,但比起其他三班倒的杂志,他们要疲惫得多。

上世界90年代,是香港娱乐圈组繁盛的时期,也是狗仔队最鼎盛的时期。狗仔吴令坤回忆:90年代入行之初人手需求很大,起薪是8千~1万港币,如果跳槽的话就是1.8万~2万的起薪。当年的万元工资在香港算得上中等收入了。“只要是有1-2年相关经验,都不需要有什么丰功伟绩,就可以跳槽”。

“当时《明报》也要办狗仔队啊!其实狗仔队源头并不在香港,是从外国传来,在香港也是先从《苹果日报》开始,因为当时他们旗下杂志出了狗仔队之后,销情有大增,令到大部分媒体都要有狗仔队了。”

不过以前工资高,却也很辛苦。当年的拍摄器材比较笨重,携带起来非常不方便。有位狗仔回忆拍摄李嘉欣结婚,为了赶到许晋亨的海边别墅,一早爬起来坐一小时车过去,要走过沙滩爬到对面山头才能拍,光是器材就有四五个大箱。“走到山脚看到那几百级楼梯我已经不行了,坐在下面喘了半个钟都没缓过来。”

莫坚回忆,老牌小生Z的家在赛马场的一边,有次为了拍他在家脱假发的照片,狗仔们爬到对面山上,用超长镜头装到DV上才能拍到房间里,直线距离能超过一公里。“那个器材超级无敌重,要2、3个人才能搞得定。而且用这套器材拍,不仅要用脚架,还要两个人在旁边扶着镜头才能拍到,不然抖到没法看”。之所以远程拍摄,是因为香港法律不允许在私人地方偷拍,只能在街上或者开阔的地方拍。

以前香港流行室内无线电话,吴令坤说:“那时还没手机,室内无线电话其实跟对讲机频道差不多,有个东西叫workit talkit,有一个范围去搜索无线电,有人说话会突然停下来,跟收音机差不多。一般无聊的时候才会做。有一天我等车的时候很无聊,就玩这个,听着听着有个声音很熟悉,咦,是电视台有名的S花旦!”

S花旦那时在跟C小生恋爱,吴令坤回忆:两个人讲电话那叫一个刺激,S小姐亲昵地称对方是“小猴子”,说了很多情侣之间的亲密对话。“尺度大得我当时都O嘴。说着,S花旦说要出去看楼。我其实当时在等另一个人,她家在后面转个弯就到。于是我转个弯在她家楼下等了一下,真的看见她下来,有个售楼先生走出来陪她去看楼,你说这段是不是真的?因为我们怕给人告还把录音放上网了。”

同样被放上网的还有L小姐的骂人电话,狗仔们说就是用这种方法录下来的。“我们以前做突发新闻的时候就是用这种方法去偷听警方的无线电,才能在第一时间到达新闻现场。不过现在大家都用手机,很少机会能偷听电话了。”

随着科技发达,狗仔们的器材也在“与时俱进”。除了远距离偷拍,他们也会用上针孔镜头,“03年电子产品开始发达,之前的都是很大一台机,03年DV跟饭盒大小,就可以偷偷拍。也有的摄像机做得很隐蔽,前阵子有个高官喝酒开车切双白线就是狗仔用钥匙扣模样的摄像机来拍的”。至于最近流行的航拍,狗仔们遗憾地说:“不行啊,香港法律不给用这个。”

“全纪实:


狗仔曾追车拍王菲,回忆天后不害怕不紧张反而在笑的反应,感叹她和谢霆锋很配。

香港的一些媒体,有个专门记录艺人住址和车牌的本子,定期更新。对于不知道的住所的艺人,陈得力也有办法。有次只知道目标人物住在某范围一间独立屋,但是不确认是那一家,陈得力每一家都开了门口的信箱看名字,最终还是找到了。也有线人给狗仔爆料,“这个世界有贪心的人就会有线人,一般都是给钱。”

对狗仔来说,等待是工作的常态。陈得力说:“以前每天都要做足十二个小时,经常做通宵,要不是就零晨三点收工,早上六点又要起床了。当值的时候又不敢走开,厕所也不敢上,忍尿忍得很辛苦,因为每当去厕所的时候,总是目标人物出再现的时候,好像是夹定了。真是气死人!”

莫坚曾经等过36个小时。当时公司收到爆料,著名监制和歌手M小姐在恋爱。监制出席完活动去接人,莫坚看到M小姐上车便开车跟了过去。两人看完电影后回家,“当时是很细节的,会写激战3小时,像以前熊黛林和郭富城就会写‘攻城3小时’这种。”为了这条新闻,莫坚从前一晚一直等到第二天下午1点多,还没出来。“之后他们又去买菜煮饭,我就足足等了36个小时”。

“最后还是要靠运气。有时候真的等36个小时不回家,最后只有十分钟给你拍”莫坚说。工作时间虽长,但莫坚觉得这份工作很开心,“有的料收回来你是不相信的,比如黎明和乐基儿,开始我也不相信,以为只是一次两次约个炮,但是一做你发现原来是真的,那一刻真的特别兴奋!”

狗仔们一般单独行动,像玉女和男友结婚这种“全世界都知道”的新闻才会聚集在一起等。这也是难得的“和谐”的时候,更多时候各家媒体都是“你死我活”的状态:“一定是斗生死的了,毕竟大家都希望做到独家猛料。”而且正常情况,各个杂志社或者报社都会有自己的目标人物。如果在楼下等艺人的时候遇到同行需要各位注意。陈得力说:“就算那栋楼只有一个李嘉欣在住也不会说,会先试探一下对方是不是真的知道我们手中的料,互相套一下看看。如果是大家都知道的料就会一起跟。如果是真的很冷门的人,就还是会说跟拍的对象是谁。因为像张柏芝这种所有人都经常会跟的就肯定知道啦,但比如Mandy Lied这么冷门的,对方肯定也是收到风才会来的。”

追车也是狗仔们的重要工作内容之一,只是明星们警惕性越来越高,甚至会反拍狗仔。电视台Y花旦开车会刻意开慢,就是看有没有人在跟她,有时候开到‘迴旋处(英式马路设计特色)’都绕三个圈,跟着她绕的就是狗仔队了。“还有次试过跟G小花旦,跟了几天,她居然把我们的车拍下来,连车牌拍清了再po上网。”陈得力说。

天王郭富城是最让狗仔觉得难跟的人,陈得力说:“因为他开车实在太快,就算从山上面听到他车的引擎声,要不是山脚是红灯要停车的话,根本没可能追得上。即使我冲灯,也只能够听到声音而已,见不到车灯。有一次机场出来,开到220km ,这已经是我开的车的极限,真的快爆缸了!追到差不多到香港岛才追得上。”

吴令坤回忆:“当年追谢霆锋,他比较好胜,希望有人跟他玩玩,还会驾车出来跟我们说要斗车,然后我们就会跟出去的了。”提到谢霆锋狗仔自然想到了当年去内地追王菲,“王菲怀二胎的时候在北京,那次我们前后都跟了两个月,因为她平常很少出来,又很多出口,好容易见到她出来,她也是一直在躲,上车了也没拍到照片,就只能追车。当时大家都在想如果她回到家还没拍到就白跟了。于是在公路上就展开了追逐战。当时大家在马路上飙车,跟王菲的车开到同样速度,大概时速100公里,左右两台车,把她的车夹在中间,三台车并排高速行驶的状态下,然后我们打开车窗,摄影师整个人爬出窗外,把镜头顶住她的车窗然后对着里面狂拍。其实真的挺危险的。当时也挺大胆的。王菲的司机不断地加速去躲避我们,但是也不敢胡乱转弯。因为当时情况真的很危险,王菲的司机也知道如果他转弯就可能会出人命,所以他也只敢加速。我们拍出来王菲还在车里笑,她也不怕,真是跟谢霆锋天生一对!”

狗仔介绍,以前也会在内地跟拍明星,但是现在没有那么多预算了。“跳水皇后那时还是普通运动员,还没跟富三代一起,只是当时刚刚开始受关注,上面就下命令让我们跟。当时在上海,皇后出席完一个商业活动之后回家,当时她还是个村姑,没什么钱,直接走路回家啊!走了4、5公里,差不多从尖沙嘴走到大角嘴!真是走X死我。”

“最惨一次也是王菲,那时她跟李亚鹏结婚,有一家出她在普吉的照片,但我们收到的消息居然说在北京,害的我们立即飞普吉,去了当地与行家沟通后才有了资料。我负责在机场守候,到了第四天我还被机场特警抓去问话,说我每天拿着相机在那边坐十几个小时很可疑。语言又不通,最后带我去冲晒店看了我相机记忆卡里没什么特别的才放我走,真被他吓坏,如果他们以为我是恐怖袭击怎么办?终于到第八天才见到王菲与李亚鹏现身机场。”吴令坤说。

除此之外,狗仔还有一招“翻垃圾”。狗仔通常会在艺人离开酒店到保洁还没收拾房间的空挡进入房间,“通常那个时候房间门都会开着的,或者在阿姨开门之前给点小费阿姨喝茶。或者扮工作人员,说明星有东西遗漏在房间我帮他拿,然后打发阿姨先去打扫别的房间。有找到某艺人的避孕套,那我们也会在外面蹲守,如果24小时内都没别的明星进去过,那就是招妓了呗!不过现在不会翻垃圾了,他们都知道我们会翻垃圾,所以就会把垃圾丢到其他地方”。

但翻垃圾这个行为在狗仔业界内其实也算争议很大,莫坚说:“这算是我们行业内的污点。那一家杂志已经倒闭了,他们就是要去做一些别人不会做的事情。其实很多东西都是他们凭空想像出来的,看图作文”。

外界觉得做狗仔没有底线,陈得力觉得:在明星的眼中,我们绝对是很讨厌、死缠烂打的。我认为这只是一份工作,把事实拍下来,也不会作假。

曾经位女明星搭上了个有妇富商,莫坚等人拍到男富商在酒店,之后又拍到女女星名去跟富商回合。等了十几天,到最后一天狗仔现身硬拍他们的反应之后,男富商就与情妇分手了。但是男富商的老婆知道真相后,在家上吊自杀了。“当时好像是我们害死她的,心里真的很不舒服。但如果责备自己就没办法继续做下去了。肯定会有不开心,但是其实最大的责任方还是在那个老公,他不去偷吃就没有这个事情。”

吴令坤曾收到去拍艺人遗容的任务,“肯定不会拍给他啊!掀棺材吗?我真的过不了自己那关。会找一些借口推掉。”

狗仔:每次见到陈冠希都是一副臭脸 很多明星都吸毒

“周杰全纪实:

陈冠希向来对狗仔不客气,除了摆臭脸还曾反拍狗仔,并将照片挂在社交媒体上。

晚上8点多,山上风大,狗仔们纷纷从车尾箱翻出羽绒服穿上。一群人开始打电话叫外卖,路边的停车场里,能叫的无非不是M记就是K记。狗仔纷纷感叹玉女和才子已经很给面子,至少会象征性出来给大家拍个照,回去也有个交代。“老实说,狗仔队的确是一个不受欢迎的行业,但其实老一辈的艺人见到我们还是会脸带笑容,只是有个别艺人特别爱骂,还会反拍我们放上网。”狗仔们相视一笑:“陈冠希!”“每一次见到他都是臭脸,又把我们当透明的撞开我们。其次就是Z影后,拍完她独家了,她居然会跑出换家服再叫其他报馆和杂志再来拍过,变成没有独家了。”莫坚说。

陈得力也十分认同莫坚的说法。“Z影后最讨厌狗仔,那时她跟C男星一起的时候看到我们,C直接整盆干炒牛河飞过来。我那个摄影很厉害啊!整个牛河在空中都照拍,保持冷静。”

狗仔整天拍摄明星们的另一面,但其自身的权益其实没什么保障。H名媛老公去Wave Party,“去Wave Party肯定不仅仅是喝酒,肯定会吸点啥。”看到狗仔队就跑上来摔相机,照片不能用了,狗仔只能报警。“但是也没什么意义的,因为警察也不会动他们家。这个世界就是这么黑暗。那个家族的人就算你报他们吸毒也会被告,告得底朝天,不过那时这位艺人还没跟H名媛结婚,还在拍拖。以前很多星吸毒的,而且都在外面,现在都躲家里吸。”陈得力说。

狗仔曾被艺人设局,艺人一直开车引狗仔跟,但其实早已经打电话约好人,把狗仔引到一个死胡同就下车走人。这个时候如果狗仔下车就会被旁边冲出一群人打。经验老道的莫坚称,到这种地方就别下车,“给打完回去跟公司说也就只能休假养伤,报警也没用的。”莫坚说。

莫坚曾经跟拍过一个娱乐巨星的私窦(私人场所),这位巨星外号叫“老先生”。当时跟铜锣湾和湾仔黑社会很熟,每个月循例逢周三都有party。有次拍到他们有个艺人在那里出入,过了一阵莫坚去拍住在附近的另一个TVB的星,地方很近。“之前我们是躲在酒店门口的树后面。过了一会酒店保安已经出来把树弄倒了。”那天一共报了三次警,第一次说莫坚等人是可疑人物,第二次怀疑他们持有类似手枪的物体。“警察开着冲锋车过来,下车就摸着枪走过来问我们是什么人。我们就第一时间说我们是记者,警察照例搜车啊搜身啊,过了一会又有几台车来,我们也报警,警察也知道我们是干嘛的就走了一下程序就走了。”

到了晚上,有三台车过来把莫坚等人的车用“品”字型方式包围起来,里面全是酒店保安,下车来恐吓莫坚等人。“跟我们说半年内不要在这里出现。在这期间我就发现有两个小巴载着一群年轻人过来了,我认出那个车是那个私窦的车,本来是用来接‘囡囡’的,那时车上的年轻人应该都是湾仔黑社会。我就给公司打电话啦,公司的高层就让我们在‘安全的情况下继续留在现场’,我当然不会那么傻,这些人肯定是来打我们的,肯定第一时间走啦。最惨的就是打完之后没仇报的嘛!”

也会有艺人会采取“迂回战术”。“当年李泳豪和杨思琦,为了逃避记者,躲在房间三日三夜,最后找了一个报纸去救他们。两个敌对的报纸,找另一间会往好的方向写的。”当年郑伊健和梁咏琪被杂志拍到恋爱,郑伊健索性第二天直接出来公开他们的关系,这样周刊就没独家了。“毕竟周刊一周才出一次,之后再写什么都没用了。他们出道这么久了,也会有相熟的记者,找他们问问就知道是哪家拍的了。所以基本上没什么秘密。自己公开的就能控制媒体怎么写啦!有的还会跟记者合伙来拆弹,其实也是互相利用”。陈得力说。

“也有一些艺人跟我们很好,公司内部会进白名单不用拍的。有的公司会说可以照跟,跟完领导会交代往好的方向去写。比如弯腰捡硬币,你可以写这个人‘勤俭节约5元硬币也捡’,也可以写‘大美女为捡硬币跌波’,反正角度不一样,出来的效果也会不同。有的艺人工作态度明明很差,因为跟公司高层关系好,也会硬写她很友善的”。更甚者,也有杂志是有“潜规则”,“旗下艺人我们也不会搞,找死么?”

有位女明星,老公是武打明星。“这个女星后来去当了律师,跟自己的上司偷吃(偷腥),我们拍到了。然后我们杂志出刊之前会在报纸上出预告,其实就是一个封面照片。但是这个女星看见了这份报纸,一个电话打来杂志社,整个封面报道都抽起来了。因为这个女人跟我们老板关系很好,最终还是被截胡了。那次是我们正好撞到了。后来又拍到她一次,也是想出,但是最终也是出不了。不过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这个上司堕楼死了。因为她太明目张胆,后来也有其他杂志拍到那个武打明星从她和上司偷欢的那个楼里面很失落地走出来,最终那个人堕楼的时候那个老公就在屋里面。”

一些天王天后可以使用的招数会多很多。吴令坤曾试过拍天王级的艺人,私下都知道他有儿子,因为他平常会做人,从来没有人会去揭秘。“有一次我看到他跟儿子和二奶一起出来,那我肯定会去拍,这个艺人其实也很老奸巨猾,他发现了,先安排家人走后门离开,然后面对着我的镜头一路走过来,跟我打招呼,很有礼貌地问我们是哪一家。我也无所谓就直说。不过等我回到公司交照片的时候就给高层骂我为什么要拍。”

“黎明也是很难跟,因为位置太明显,而且他知道你跟的时候会给不同公司打电话劝退我们,乐基儿和他恋爱也是拍了好久才拍到。也试过已经拍完写好故事做好版面,在印刷的时候大哥一个电话打给高层,也只能马上停机,最后出了一期三点式女郎做封面。”莫坚说。

“全纪实:

叶玉卿曾私下和《壹周刊》合作拍了一组很有名的封面,狗仔:“难听一点就是这个社会笑贫不笑娼,最重要是先出名。” 

不过一些小明星就没资格做这个事情了。“有的时候是我们刚好拍到他们一些不好的行为,比如抽烟,他又看见你拍他,那他就过来说不如我去买本杂志,或者买个面包来跟你交换,让你别出抽烟那个照片。现在有的艺人看到我们在拍,也会主动过来跟我们搭讪,看看能不能拍好一点。其实十年前都已经有商量好的偷拍了。”对一些明星而言,宁愿有负面新闻也比没有新闻要好。“当年叶玉卿帮《壹周刊》拍了一辑很有名的封面,不也就因此红了?难听一点就是这个社会笑贫不笑娼,最重要是先出名。”

有些艺人想红,就会跟杂志商量好,做一些事情让狗仔去拍,效果就跟偷拍的一样。这种形式已经很久远了,且互利互惠。但在狗仔看来是没有新闻价值的,只是回去交货而已。“像买内衣这种肯定是约好的啦!有什么理由一个艺人买内衣不去试衣间要在外面给你拍到?肯定百分之一百是假的啦!沙滩脱内衣这种,嫩模H小姐经常做了。”陈得力说。

在狗仔看来,国外的偷拍基本都是实现说话的。“怎么可能有媒体会出钱在巴厘岛派人啊?就算在机场拍到都是前后脚分开上机,一个一小时前已经入闸,另一个踩着点来,狗仔怎么知道他们去哪?是不是一起的?不可能看到一个明星坐飞机你也掏钱跟着去啊!”不过某大牌男性G先生就很厉害啊,看起来最讨厌别人炒作,但很奇怪每次就只有某杂志能拍到他。莫坚说:“也有人爆料其他人的新闻,来换取撤自己的新闻。有的艺人之间本身也不和,正好又知道一些内幕,就借我们的手去杀人呗”。

谈起合作的新闻,狗仔们都觉得没什么意思:“明星和狗仔合伙,变成做娱乐狗仔拍到最新最快就好了。但其实真正的狗仔应该是记录者,在背后看着事情自然发生,很少会去直接跟明星对峙。”

“以前明星的戒心很低,每天出去跟能出6-7个新闻,现在一天可能都没有一个。一个是艺人都学聪明了,他们要出门都会给楼下保安打电话问问有没有狗仔队。”狗仔只能等他们“拍拖”的时候有人爆料,但是无奈的是现在很多明星都不在香港“拍拖”,而是去欧洲之类的地方。狗仔也只能等游客照片。“我们又不可能去欧洲跟他们,成本那么高。”吴令坤说。

“另一个,很多明星都北上掘金了,不会留在香港。”陈得力感叹。对狗仔来说现在工作时间短了,但成就感少了。“以前拍到张柏芝跟陈小春恋爱,独家大料成功感大很多,现在怎么拍都是蔡思贝秀腿。”

“因为报纸也加入战团。以前报纸不会像杂志一样去挖料,只需要跟着杂志爆的新闻去跟进就好。比如我们等了36个小时,报纸正好经过拍了两张第二天出了一个豆腐块,我们真的当场想辞职。本来是封面新闻,最多就只能出二条三条了。莫坚说。

以前Y小姐和Z先生刚刚在一起同居,莫坚等人跟了300多个小时,“都是在靠意志撑着,而且你自己跟的新闻,肯定不想最后多一个名字在上面啊!我们也想让人记住。像王菲和谢霆锋拍拖,署名你一个人,多威风!所有人都知道是你拍的。现在不想出名字,随便写个娱乐组就好,蔡思贝秀腿这种出什么名字。现在要是让我拍到王菲和陈冠希恋爱,我肯定要写我自己的名字的!”

“以前不可能偷拍得到的地方才会‘硬嚼’(直接冲上去拍),现在很多新入行的人不懂,不会花时间,反正就8小时上班时长,差不多就要收工的了。”吴令坤说:“其实做狗仔真的很好玩,多姿多彩,很有挑战性,见多识广。但是纸媒到夕阳了,加上现在资讯发达,每个人都有手机,又有即时新闻,什么都要快,不能够像以前集齐一套照片再组织故事报导,现在素质慢慢下降,狗仔都跑光了,不像我入行时环境那么好。

莫坚则认为八卦杂志不是没落,是“做坏规矩”。“娱乐新闻很多人都会还是会看,但是很多杂志就会做不下去,最后可能会变成跟TVB一样一台独大。做不回以前14万书那种销量”。

另外,成本高,薪水低也是狗仔们出走的原因。“现在报社起薪点1万1-2,在麦当劳打工好了。”吴令坤说,“现在经济不好,做狗仔成本太高。人工、车子、器材、油费都是开支,需求量也减少。几万元薪水做这种事情,我们是没有激情的。很多人离开。但是不做这个可以做什么。我倒想做经纪人,不过有没有明星愿意请呢?”



分享阅读:
北京宣武医院癫痫 北京宣武医院癫痫 北京宣武医院癫痫

 相关文章

热门排行

 共同关注